网站首页|电子数码|互联网|都市体育|都市娱乐|都市女性|都市汽车|秀美食|时尚街拍|公益活动

|加入收藏

城市生活在线

城市生活在线 > 互联网 > 正文

2012,会是这些CEO在任的最后一年吗?

A-A+发布时间:2012年11月05日 10:07来源:本站综合

 

  北京城下了第一场雪。难熬的2012年,终于还剩不到两个月就快过完了。

  年终的各种盘点,不可避免地仪式般到来。

  我们决定以盘点那些“有可能下课的CEO”作为系列总结课的开场。这并非出自我们充当出风头的毒舌者的动机,不过是想从这个相对特别的角度跟大家一起回忆这么一个2012:它的宏观极不景气、多个市场的全球需求低落;它多处宣告了PC时代的落幕;它是国内智能手机群雄并起的纷争之年;它是电商要撕破传统零售仅剩不多的遮羞布、而传统零售大佬要誓死一决的一年……

  基于此,我们不能算科学与精确地列出数位在今年压力颇多、触到霉头、明年可能还过不好的科技界明星公司CEO(有一位的情况例外)。

  向他们表示关切,并且祝福。

  全部名单与解释将分两部分在今天(11月6日)全天发完(注:创业型公司及CEO不在此次考察之列;我们列举的,也都是资本或老板对其拥有“下课权”的CEO)。

  以下为第一部分:

  1、中兴通讯CEO,史立荣

  (在任期:2010年3月-?)

2012,会是这些CEO在任的最后一年吗?

  在史立荣任上,中兴通讯(000063.SH;00763.HK)出现自199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据中兴2012年第三季度财报,最终落实为亏损19.45亿元,净利润同比下降250%以上。

  两年半前的2010年3月30日,中兴通讯公告称,公司高级副总裁将接史立荣接替殷一民的中兴通讯总裁一职。

  对于这一变动,时任工信部电信研究院副总工程师陈金桥表示:“史立荣将接任殷一民出任总裁,关系到中兴通讯的下一步全球战略。由负责全球业务的史立荣出任总裁,标志着中兴通讯越来越重视国际市场。”

  但此次巨亏意味着史立荣上任以来奉行的规模扩张路线阶段性破产。

  在上一任总裁殷一民任职期间,中兴与华为的差距被逐步拉大。当年殷为中兴定下的调子是“现金流第一,利润第二,规模第三”。显然,董事会将殷一民下撤,换上史立荣,就是希望他能一扫中兴的保守之气,为中兴制订新的路线,此前,史立荣在海外市场取得不俗战果,善于征战出击。事实上,据《环球企业家》2010年5月报道,在殷任职后期,中兴已按捺不住要进行规模扩张的冲动:

  2009年底,中兴管理层第一次明确提出:从2010年开始以销售额作为事业部的主要考核指标,从而取代利润作为最重要考核指标的惯例,“只要成本不太高,一般都不计入考核范围。”这意味着在中兴内部“规模效应”的重要性首次盖过了现金流与利润。而近一年持续攀升的应收账款,也说明殷一民“现金流第一”的方针在某种程度上已被暗中修正。

  果然,史立荣上任后给中兴通讯提出了“大国大T(Telecom)”的市场战略,即市场上紧盯大的国家以及大的运营商客户,同时采取相对激进的市场策略,力求中兴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成为全球前三大设备商(据《第一财经日报》)。

  但史立荣为首的中兴团队,急于在规模上求胜,却忽略了对宏观经济、周期的把握以及利润的追求。在业绩预告中,中兴把三季度出现亏损的原因归结为四大因素:全球经济不景气及全行业发展放缓、低毛利合同在第三季度的集中确认、部分国际重大项目工程进度延迟及国内运营商集采模式对公司收入确认的综合影响。这其中,对宏观的失察因素突出。

  针对将近20亿元的季度亏损,中兴管理层开了一个闭门反思会,会议得出的结论据媒体报道竟然是“战略正确、战术失误”。该结论令人无语。这结论的意思是对于如此巨亏,主要责任不应该由中兴最高层承担,而是大量执行层?

  中兴文化可见一斑。

  值得注意的是,在当年的3月初,也就是任命宣布的前一个月,中兴通讯的一帮高管们就几万股几万股地抛售了手中的公司股票,恰好卖在了一个相对高点。而公司股价在史立荣任命宣布之后的三天,大跌8%。截至上周五(2012年11月2日),中兴通信A股的价格仅为8.47元,仅剩下2010年3月26日收盘时的43元/股的20%不到,即便算上其中分红与转增股的复权值,中兴通讯的股价在这两年中也已跌超60%。据消息人士透露,中兴已经在根据部门业绩对各部门进行15-30%的裁员。

  从今年下半年起,中兴的高管从增持股票到集体降薪对公司惨淡业绩进行陆续表态,这能冲淡中兴内外对史立荣续任CEO的争议吗?

  2、携程网CEO,范敏

  (在任期:2006年1月-?)

2012,会是这些CEO在任的最后一年吗?

  虎嗅分析过,当下的携程面对着三股力量的竞争:

  1 传统OTA,比如艺龙、芒果和同程的竞争;

  2 旅游垂直搜索,比如去哪儿、酷讯的挑战;

  3 电子商务企业,包括淘宝旅游、京东商城、苏宁易购以及各种APP应用。

  这几股力量全是2006年之后开始冒头的。作为OTA老大,携程眼睁睁见着它们一个个从自己身边长大。此消彼长,这并非携程的宿命,携程CEO范敏的责任不可推卸。

  在CEO范敏治下,携程的问题在于,创始人纷纷离开之后,其经理人虽还算优秀,却没能让这家公司保持一种“饥饿与愚蠢”的状态,轻视了这个行业的新变化与对手。

  范敏感觉头大,应该从前两年就开始了。去年,国际数据调研机构Hitwise发布的报告数据,2011年11月去哪儿网月度访问率为42%,高居中国在线旅游网站第一,携程以15%位列第三。

  对此,范敏接受《新京报》的采访时,指责竞争对手们“不落地”,指责那个评比的比较方法让人笑掉大牙:

  我觉得这个排名是“名不正言不顺”,你既然是搜索引擎,不做线上线下的一站式服务,那就根本不是在线旅游代理商(OTA),那为何跳出来说自己是最大的OTA,我们就觉得要澄清一下。

  既然是搜索引擎那就只能跟百度去比流量,与携程这种提供线上线下全面服务的OTA根本无法进行比较。

  携程也有能力做搜索引擎,只不过没有兴趣去做,我们要把自己的专长做好。

  这种“我也能做只不过不屑去做”的语调,听上去很酸。范敏这姿态是要跟人比出身、比身份、比标签,但他忽略了这些细分领域里的小个子以低价与独特的产品,在为用户提供价值。携程不去卡位,只有坐待它们的长大。

图库

打印|关闭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2 Copyright © 2002-2012 http://www.citylifeol.com 城市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员QQ:144076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