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电子数码|互联网|都市体育|都市娱乐|都市女性|都市汽车|秀美食|时尚街拍|公益活动

|加入收藏

城市生活在线

城市生活在线 > 社会百态 > 正文

张京川:躲过子弹跳崖逃生

A-A+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8日 17:54来源:城市生活在线

  原标题:张京川:躲过子弹跳崖逃生

  6月26日下午,在巴基斯坦南迦峰枪击案中逃生的张京川取道伊斯兰堡、乌鲁木齐,回到了昆明。

  出现在昆明长水机场的张京川显得疲惫、忧伤。接待他的人中有他的亲人,登山山友,还有众多媒体记者。对于媒体的采访要求,他多次双手合十,请求让他早点回家休息。之后,他牵着妻子与儿子匆匆离去。

  6月27日早上10点,张京川出现在昆明市中心,接受了媒体的采访。他向记者讲述了23日凌晨发生在巴基斯坦南迦峰的枪击案,以及他死里逃生的经历。说到不幸遇难的年仅45岁的队友杨春风时,张京川一度落泪。

  深夜遇袭

  巴基斯坦克什米尔时间6月23日凌晨,在南迦峰海拔4400米的高山前进营地的帐篷里,正准备入睡的张京川被一阵嘈杂声所惊醒。很快,一名持枪的袭击者闯进来,对他进行简单的捆绑后,将其拖出帐篷。

  被拖出帐篷后,张京川被丢在了杨春风旁边。看着那些还在捕捉营地里其他人的袭击者,张京川对杨春风说,遇见歹徒了,准备跑吧!杨春风却安慰他说,他们只是劫财,如果现在跑,很可能会开枪。

  袭击者将前进营地的20多人分成两排,让他们跪在地上,并用枪顶在他们头上,向他们索要护照与钱财。

  张京川告诉一名袭击者,他没有带什么钱物,只是手上有块表。就在袭击者从他手腕上取表的时候,张京川弄开了绑在手上的绳子。

  “搜刮完财物后,他们立刻对着我们扫射。”张京川回忆说,“杨春风就在我旁边,他被打中了头部。”

  但张京川幸运躲过死劫。在子弹扫射过来的那一瞬间,他猛然把头一低,子弹恰好擦过他的脸部。躲过了第一梭子弹后,张京川跳起来撂倒了一名袭击者,挣脱绳索,拼命狂奔。

  张京川对记者回忆说,“我当过武警,受过正规的军事训练,正是这个救了我。”他按之字形奔跑,并不停侧翻,最后,跑到一段山崖边,并纵身跃了下去。幸好,那只是一段40多米的斜坡。张京川连滚带爬,滚到山崖下的冰河上,最后躲进了冰河岸边的一道冰裂中。几个袭击者追到了山崖边,幸好由于天太黑,他们没有继续向前追寻张京川。

  电话求救

  张京川穿着单衣单裤在河边的冰缝里藏了约40分钟。他冷得不行。于是,他爬行着偷偷潜回营地。他先是爬回了自己的帐篷,穿上棉服与高山靴,然后爬往杨春风的帐篷,拿了卫星电话。

  拿到卫星电话后,张京生便沿着南迦峰攀登。他认为,那些袭击者脚下没有冰爪,没有高山靴,不能够在冰天冰雪地里很自如地做动作。而在前进营地的更上方,还有20名登山员。

  凌晨1点35分,张京川打出了第一个求救电话。

  上午10点30分,来了第一架直升飞机。

  张京川回忆说,没想到那么快就获救。“巴基斯坦特种部队用直升飞机到了大本营现场控制事故局面,把我送到了军营,并用专机把我和遇难者的遗体送到了伊斯兰堡”。到达伊斯兰堡后,张京川见到了我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的人员,以及中国外交部和公安部的人员。几天后,他回到了昆明,并在6月27日上午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对话

  张京川追忆遇难队友杨春风:

  “他的儿子一直以父为傲”

  南都:能否说一下不幸遇难的杨春风,他是怎样一个人?

  张京川:我与杨春风2005年认识,2007年一起登了珠穆朗玛峰,2011年登了马纳斯卢峰,2012年登了世界第二高峰乔戈里峰,我们两个的意识形态非常接近,他每年都会到昆明来,在我家里住至少三个星期。

  杨春风是我国很有名的登山家,但是他非常穷,没有存款,没有做什么(工作)。他已经离婚16年了,儿子现在正在上高中,父母年老,没有任何经济来源(哭)。所以我想通过各位记者朋友把他儿子的账号公布出去,能让他得到一些社会捐款。

  南都:杨春风那么穷,可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登山上,你怎么理解这点?

  张京川:杨春风的儿子懂事以后都是由爷爷奶奶和姑姑带。杨春风曾和我说,“我不用给我儿子留下任何物质上的财产,只要让我儿子知道他父亲是位英雄足矣。”我本身不赞同用这种方式去教育孩子,但是据我所知,他的小孩非常非常自豪,在自己的学校和朋友圈里,都以有杨春风这样的父亲感到自豪和骄傲。而杨春风认为,儿子有自己的人生,不能靠他,要像他一样强化自己。这是杨春风的状态。

  南都:饶剑峰呢?

  张京川:我与他不太熟,但我知道他是一名非常出色的登山运动员。

  南都:这件事发生之后,你和他们的家人说了什么?

  张京川:我说了一些安慰他们的话,一些人之常情的话。不然我又能说什么呢?我非常非常心痛。

  南都:南迦峰被喻为“杀人峰”,已经有超过60名登山者丧生在那里,你们有否考虑这个?

  张京川:南迦峰是一个标杆。作为我们登山者来说,越是艰难险境越能体现自己的价值,越能让自己的荷尔蒙升高,越能让自己的精神进入亢奋的状态,所以我们不会因曾经死了多少人,有多困难而对我们有所影响。

  南都:以后你还会去挑战那些高海拔的大雪山吗?

  张京生:现在没有这个打算。首先,我要对家人负责,对朋友、亲人负责。但是,我不希望因为这件事影响到我国登山运动的发展。本来,我们处在一个上升的通道。但是一下子失去了两位顶尖的登山人,这是一件非常心痛的事情。

图库

打印|关闭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2 Copyright © 2002-2012 http://www.citylifeol.com 城市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员QQ:144076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