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电子数码|互联网|都市体育|都市娱乐|都市女性|都市汽车|秀美食|时尚街拍|公益活动

|加入收藏

城市生活在线

城市生活在线 > 社会百态 > 正文

单身女孩频遭询问亲事 自称像商品满世界划拉对象

A-A+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7日 00:07来源:城市生活在线

原标题: 单身女孩频遭询问亲事 自称像商品满世界划拉对象

  “毛的孩子”替“邓的一代”相亲

  朋友张薇薇29岁时还单身,这件事在她父母的社交圈中,是个公共信息。

  比如说吧,张妈妈要参加一个饭局,好心人会神秘兮兮地提醒:“那个谁的公子也出席哦,听说还单身。”张爸爸在外面开会,一个大叔走过来问:“听说你有个女儿还没结婚?我有个儿子……”

  要给张薇薇介绍对象的,包括父母的同事、朋友,她姨妈以及80多岁的姥姥。自打留学回国后,在长辈的安排下,她已经见了15个“可好可好”的男青年,最后一个也没看上。亲戚们埋怨她态度不端正:“你怎么不着急你自己的事儿?”

  “我着急我上大街上找一个绑回来啊,何况我干嘛要着急啊?”张薇薇觉得很好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身边的女性朋友都像张薇薇似的,一个个步入相亲界。一个大学同学的妈妈,拿着她的照片偷偷去参加报纸上组织的海归相亲会。一个朋友,几乎相遍了母亲所在医院的适龄男医生。还有一个女同事,每天一进家门,父亲就问她:“今天怎么样啊……找着对象了吗?”

  张薇薇最烦“找对象”这三个字。“听上去就动机不纯,感觉就是满世界去划拉,你就像个商品。”不过,这三个字,连同相亲、介绍人等属于上个世纪的旧词儿,已经生机勃勃地出现在新一代年轻人的话语中。

  我庆幸有这样的父母让我自由成长,但涉及到相亲这个问题,整件事变得特别黑色幽默

  我们原本都羡慕张薇薇有个开明的妈妈,可相亲这件事,张妈妈偏要管到底。

  为了帮女儿找对象,张妈妈写了份基本资料,存在手机里,谁要给女儿介绍,就把这条短信发过去:“张薇薇,本科XX大学,研究生XX大学,国家机关工作,身高172cm。”她在张爸爸的公文包里塞了一只信封,叮嘱他遇到介绍对象的就塞给人家,里面是女儿硕士毕业典礼上的照片。

  介绍人发来的相亲对象信息,张妈妈要首先把关。她把男青年的简历一张张打印出来,等张爸爸晚上回家后,俩人坐在沙发上,一起讨论。

  到相亲那一天,张妈妈还要看女儿穿什么衣服出门。“别穿这个薇薇。”张妈妈温柔地对身着衬衫长裤的女儿说,“穿得更漂亮一点儿,文气一点儿,你有那么多漂亮衣服,怎么不打扮打扮呢?”

  一开始,张薇薇还觉得相亲这件事挺有意思,想去看看对方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和自己不同的故事。可相到第7个,她意识到,坐在对面的男青年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他们都是名校毕业、海归,不是在投行,就是在银行和政府机关工作。他们戴着金丝边儿眼镜,穿着西装,用着黑莓手机,说话夹杂着英文。就连聊天内容也大同小异:“你有什么爱好兴趣啊”“你是做什么的啊”“我的工作是做什么的”“哦你跟我想像的一样/不一样”。

  “根本看不出他的性格是什么,看到的都是招牌、标签、社会对成功人士的定义,好像流水线上打造出来的产品。”张薇薇很失望。

  常规问答环节结束,两人没话说了。张薇薇怕冷场,拼命想话题,坐在对面的男青年无聊地搓着手中的饮料杯。有一次,她实在忍无可忍,偷偷发短信向同事求助:“5分钟后给我打电话,假装领导让我去加班。”

  张妈妈不明白女儿的痛苦,不就是吃顿饭么,有那么难吗?“没相过亲的人不明白,跟带着目的的人去聊天,真的聊不出什么。”张薇薇抱怨,中国存在大面积相亲,却没有约会文化,“我在英国时,班里男同学经常约你去喝咖啡、看电影,你打扮得漂漂亮亮的,我也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也没说马上就要搞对象,关系完全由自己主导,最后没在一起还能成为朋友。可在国内找对象,就是按部就班,完全知道下面要发生什么,背后还寄托着一堆人的希望。”

  相亲多了,张薇薇总结出了应对的窍门儿:要约在咖啡馆见面,这样一个多小时就能搞定。决不能一起吃晚饭,因为男青年会绅士地提出“送送你吧”,这样又得增加共处的时间。

  “最好是去看电影,不用说话、拼命找话题。”她翻了个白眼。

  我们俩共同的朋友周晓也在相亲。周爸爸担心张薇薇的消极态度影响女儿,特地打来长途电话:“别刻薄她的相亲对象啊,你要多鼓励她。”

  周晓27岁,大学毕业后留在北京工作。原先父母反对她早恋,如今却开始着急她的单身。周爸爸发动了在北京的老乡和朋友,一起帮女儿找对象。频率最高时,她一周要见3个相亲对象,下班后来不及梳头洗脸、换隐形眼镜,就得奔赴相亲现场。

  周爸爸的朋友不负重托,一个阿姨一口气给周晓介绍了3个适龄男青年。“见没见?不行我再给你介绍第二个。”阿姨很热心,经常打电话询问进展,还颇为得意地说:“我能给你介绍的是精品库存,轻易不拿出来的!”

  可在周晓看来,这简直是胡乱的“拉郎配”。3个男青年,一个整顿饭不敢说一句话,一个明明不是却总装上海人,还有一个北京的公务员,“一项一项列出来没有让我讨厌的,问题是,我也不喜欢”。

  “精品库存”接连败下阵,阿姨脸上挂不住了。她语重心长地给周晓发了一条长短信:“阿姨轻易是不给别人介绍对象的,因为你爸爸拜托我,我才帮忙的。阿姨是为了你好。你是外地的,长得也不漂亮,年龄也不小了,还这么挑三拣四。北京男生能看上你已经不错了,可你一点儿诚意也没有……”

  周晓被激怒了。“我真的整个人都很崩溃!我觉得自己一个人挺滋润的,为什么要被迫接受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过一辈子,还要被人羞辱?我为什么要把自己的人生过成这样?”她在电话里愤怒地对我说。

  因为相亲,张薇薇和母亲吵过一次最激烈的架。

  “介绍人脑子有毛病,她觉得我就得跟这种人结婚?还说这种人有多好!”一次相亲回家,她破口大骂。

  “人家好心好意的,你怎么就说人家有毛病,你就是没良心!”张妈妈气得差点摔东西。

  “我自己活得挺好,你别可怜我!”张薇薇顶了回去。

  “我以后再也不管你了!”张妈妈的声音越来越高,最后哭了。

  张薇薇跟我说,当年大学选专业时,父母没有逼她选择热门的商科,而是尊重她的兴趣,让她去读电影。可遇到相亲,他们就变得“封建”起来。“我家一直很民主,我庆幸有这样的父母让我自由成长。但涉及到相亲这个问题,整件事变得特别黑色幽默。”张薇薇搞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

作者:

1   2   3   下一页  

图库

打印|关闭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2 Copyright © 2002-2012 http://www.citylifeol.com 城市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员QQ:144076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