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电子数码|互联网|都市体育|都市娱乐|都市女性|都市汽车|秀美食|时尚街拍|公益活动

|加入收藏

城市生活在线

城市生活在线 > 社会百态 > 正文

浙江嘉兴村民称不知有80元生猪死亡补贴(图)

A-A+发布时间:2013年03月25日 10:56来源:城市生活在线

浙江嘉兴村民称不知有80元生猪死亡补贴

贩卖死猪嫌犯在接受审判。

养殖户称一分钱死猪补贴也没有。视频截图

  嘉兴死猪被收购流入市场 村民补助难落实

  80元生猪死亡补贴农民不知晓

  浙江嘉兴死猪被贩子收购后,制成各种猪肉制品流入市场,潜在的高致病性病毒随之流传。浙江规定自行处理死猪按每头80元标准补助,集中处理的补助经费拨付给营运单位,这导致补贴难以到村民手上。

  □溯源

  养猪基数大

  嘉兴市南湖区竹林村今年的头两个月死亡了1.8万头猪,平均每天死亡量达到300头

  在黄浦江发现大量死猪的前几天,浙江嘉兴市当地的一家媒体发表文章,文中称嘉兴市南湖区竹林村今年的头两个月死亡了1.8万头猪,平均每天死亡量达到300头,这篇报道刊发的时间与黄浦江出现死猪时间非常接近,而且嘉兴的河道正处于黄浦江的上游地区,黄浦江上的死猪和嘉兴是什么关系?记者来到嘉兴生猪养殖大村之一竹林村进行调查。

  一走进嘉兴市的竹林村,就能闻到空气中弥漫的一种猪的味道,这里是嘉兴市养殖密度最高的村庄之一,方圆8.2公里的区域内每年的生猪存栏量有4万多头,不久前一家当地媒体提到在这个村庄,今年1月份1个月的时间里就死亡了有1万多头猪,一时间这个远近闻名的养猪大村一下子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

  竹林村生猪的存栏量有4万多头,出栏量有8万多头,每年的总饲养量加起来超过10万头,如果真如报道所称,在两个月的时间里集中死亡1.8万头生猪,最大的可能性只有暴发疫病。但在竹林村记者并没有看到任何疫情征兆。

  作为农业部国家首席兽医师,于康震在事件发生后立即赶赴浙江、上海实地调查了解情况。

  于康震说:“可以排除是因为发生了大规模的重大动物疫情,目前为止事态的发展,完全在可控的范围内。”

  死亡比例高

  嘉兴每年生猪出栏量450万头,一般来说,猪的死亡率在3%左右,小猪最容易受冻死亡,死亡率更是10%左右

  嘉兴市地处长三角中心位置,从上世纪90年代初发展起生猪养殖业,主要供应周边市场。作为传统的生猪养殖密集区,目前嘉兴全市的养猪户已经超过了10万户,每年生猪出栏量450万头。竹林村所在的嘉兴市南湖区新丰镇平湖市曹桥一带更是嘉兴生猪养殖最为密集的地方,被称为猪三角。这一带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村庄里、田野上随处可见养猪的猪棚。

  一般来说,猪在正常养殖过程当中,也会有3%的死亡率。小猪的死亡率要高一点。从小猪生下来到最后出栏,死亡率是10%左右。老周是竹林村养猪比较早的养殖户,他告诉记者,小猪在刚出生的时候最怕冷,也最容易受凉死亡。

  人们怀疑黄浦江上的死猪来自浙江嘉兴,并非仅仅是嘉兴当地媒体的那篇报道。事实上,上海方面在打捞死猪的时候就收集到17个猪的耳标,这些耳标把死猪的来源地明确指向了上游80公里外的嘉兴。

  嘉兴是长三角地区生猪养殖基地,在上海松江和金山地区也存在着大量的养殖户。在上海方面对外公布的死猪耳标中,其中有一枚表明这只死猪的出生地就是在上海市。

  图省事乱扔

  一些村民告诉记者,这里河网密布,猪圈都与河流相通,加上无害化池有限,很多村民便会像随手扔垃圾一样将死猪丢进家门口的河浜里

  从2009年开始,嘉兴就开始对死猪进行无害化处理,由政府出资兴建无害化处理池利用无害化发酵的技术,把死猪放到处理池里进行无害化处理。

  虽然每个养猪村都建有无害化处理池,但是记者在嘉兴采访时河道里仍然可以见到腐烂的死猪。一些村民告诉记者,这里河网密布,猪圈都与河流相通,所以很多村民都会像随手扔垃圾一样将死猪丢进家门口的河浜里。

  作为养猪大村的竹林村,一共有七座无害化处理池,以竹林村每个月死猪平均200至300头的速度计算,这些无害化池显然难以满足需要,无害化池的容量有限也很可能是村民丢弃死猪的原因之一。

  生猪养殖在嘉兴农村地区已经成为支柱产业,从建造猪圈、销售饲料、兽药,这里已经形成完整的养猪产业链,但发展经济的同时也付出了沉重的环境代价。

  养猪主要产生三种废物,沼液、猪粪以及病死猪,前两种花钱最多,而病死猪虽然花钱不是太多,但治理的难度最大,危害也最高,尤其对于“猪三角”密集养殖地区就更是如此。

  打击死猪买卖

  去年,嘉兴法院判处了死猪贩子3人无期徒刑,人们没有想到,去年打击死猪贩卖销售居然和今年黄浦江上漂流的死猪有了某种联系

  记者调查发现,今年黄浦江出现大量死猪并非单一原因造成,如果当地养猪的基数不是如此巨大,如果养殖户少有自私图省事的心态,如果今年春节前后南方没有连绵阴雨和持续寒流的天气,黄浦江中死猪的数量也许就不可能比往年有大幅增加,但是否这些就是死猪大量出现的全部原因呢?记者继续深入调查。

  潘会民是新丰镇竹林村人,7个月前他因为收购贩卖死猪被收押,目前在等待法院的判决。

  潘会民收死猪的生意已经做了七八年,远近的养殖户都知道他做这个生意,一旦这些人家里有了死猪就会打电话让他去收购。

  在竹林村一带,做死猪生意的并非只有潘会民。马惠华是南湖区凤桥镇人,去年11月,他开始收购屠宰死猪。这些因不明原因死去的猪被死猪贩子收购、屠宰、分割之后,制成各种猪肉制品重新进入市场,而其中潜在的高致病性病毒也随之流传。

  2012年修订后的《食品安全法》公布实施,嘉兴市政府开始严厉打击死猪贩卖销售,连续破获多起死猪贩卖团伙,其中南湖区凤桥镇三星村村民董国权等人,在两年多时间里共收购屠宰死猪7.7万余头,销售金额累计达865万余元。

  去年11月,嘉兴市法院判处了死猪贩子董国权等3人无期徒刑,这在当地引起了轰动。

  人们没有想到,去年打击死猪贩卖销售居然和今年黄浦江上漂流的死猪有了某种联系。

  □调查

  拿死猪补贴难

  2011年,农业部规定养殖户的猪出现非正常死亡补贴80元,希望在经济上疏导农户按照正常途径处理死猪,但村民对这80元钱的补贴并不知晓

  借助死猪事件的发酵,嘉兴市已经开始考虑生猪产业转型升级的问题,但一个几十年形成的传统产业转型起来并非易事。如果短期内产业转型难以实现,那有没有可行的方式杜绝死猪贩卖和丢弃的问题呢?从2011年开始农业部专门出台文件规定,如果生猪养殖户的猪出现非正常死亡给予80元钱的补贴,就是希望在经济上疏导农户按照正常途径处理死猪,但记者发现村民对这80元钱的补贴并不知晓。

  浙江省下发的有关补助病死猪的文件规定,自行处理的按每头80元的标准给予补助,集中处理的补助经费拨付给营运单位,这导致在现实当中补贴难以落实到村民头上。

  在农业部的规定中,实际上这80元还真就不是说仅仅是给无害化处理这个环节的,其实从政策制定初衷,从某种角度来讲也是希望能够通过给农民一定的补贴,一方面让农民减少一点损失,另外一方面鼓励农民通过拿到这个补贴,让死猪进入到一个正常的处理环节去,而不是说把死猪卖给那些死猪贩子,现实情况是,农民现在自己一点都拿不到。

  目前生猪养殖小散乱的现状一时难以转变。那么在现有的状态下,除了补贴之外是否还有其他办法,能对死猪进行有效管理呢?

  据央视《新闻调查》

南方网编辑:蔡晓丹

图库

打印|关闭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2 Copyright © 2002-2012 http://www.citylifeol.com 城市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员QQ:14407663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