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电子数码|互联网|都市体育|都市娱乐|都市女性|都市汽车|秀美食|时尚街拍|公益活动

|加入收藏

城市生活在线

城市生活在线 > 旅游 > 攻略 > 正文

成都李家大院:退亦有为 隐而彰显

A-A+发布时间:2013年06月24日 22:26来源:新浪国内旅游

  进则安居以行其志,退则安居以修其所未能,则进亦有为,退亦有为也——记李家大院。

  深山藏古宅

李家大院

  吃过午饭,从邛崃平乐古镇桥头出发,离开下坝场,渐渐拐入一条弯弯曲曲的山道中。开得五分钟,却不见地图上标注紧挨古镇桥头的“李家大院”,于是焦躁起来,问沿途耕种的农人,却只笑眯眯地作答:“还早呢”。听多几次,便知那幅地图的比例尺是多么离谱。

  一路逶迤向上。平整宽阔的农田最先消失,夹道是累累结了黄金梨却还未熟的山地,再一拐,眼前忽而闯出一片莽莽苍苍的竹海。竹竿粗大,生长多年,竟有参天的态势。梢头承不住密密沉沉的竹叶,从山道两旁俯身交织纠缠,形成天然拱门,密不透风,只星星点点地漏点阳光。道旁有小溪,随车道浅浅流动,时缓时急。秋初的溪水是一种清澈的冷冽,间杂了枯黄的竹叶,未尝不是一种意趣。一股悠长的凉意扑面而来,是游荡于竹海中的山风。

  就这么悠悠荡荡开了半小时,几乎要忘掉此趟的目的。

  可是司机许师傅却提醒:“到了”。

  地势较高的开阔平地上,俨然一片陡崖,一条窄而陡的赭色石梯延伸向上,必须弃车用步。抬头一看,山深林密、竹啸声声,这还得走多远?

隐于山林中

  但不过几十步,涉过一弯流水,沿深涧在竹海中转过若干山嘴,过一道木桥,在六株伞状百年楠木的映衬下,一座深宅大院便巍然矗立在眼前。居高临下一转头,我们的车、来时的路可不就在下方、历历清晰?

  深山藏古宅,隐秘如是,古人诚不我欺。

  花楸山下的富足

  清咸丰末年,深秋。

  当纸商李洪楷背着手站在花楸山上,为“业大人旺”而择地建屋时,他一定想起了祖上的遗愿——苟全性命,不求闻达。

  李氏一族原籍浙江武陵。明万历期间,李朝佐及长子李延邦两代为官。因官场争斗,被诬通匪,万历下旨满门抄斩。延邦遂令三子各给银四百两,乘夜潜逃入川,其中一子改名隐居临邛平落(即平乐)。即是李洪楷九世祖。

静谧之地

  明末清初,蜀地战祸不断。李氏一族再次从平乐镇上远遁入路远竹深的花楸山中,以造纸和采茶为业。到了咸丰年间,身为一族之长的李洪楷已成为当地首富。他是远近闻名的纸商。花楸山慈竹是造纸上好原料,小工砍下来,放进淙淙清溪里沤个几日,足踏去壳后捞起,再入甑子蒸烂,挫碎成丝,拌上石灰封存月余。然后再蒸、浸、冲、晒、淋、蒸、漂……如是反复数次,最后上帘床揭张、火焙熏干,方始成纸。都说“成都草纸半平乐”,可李洪楷所产的纸甚至经云南远上,一路卖去了东南亚。

  再就是种茶。花楸之茶,旧时也称火井茶,清人吴秋农记载:“锅焙茶,产于邛崃火井漕,箬裹囊封,远至西藏,味最甘冽,能荡涤腥膻厚味,喇嘛珍为上品”。马铃儿声响叮当,这边的山茶入了茶马古道,那边的银两源源不断而来。

丰收季节

  凭世世代代的造纸和种茶,李洪楷已成为邛崃首富,身后的大家族也开枝散叶、硕果累累。他有足够的财力营造一个壮观繁缛的大院。

  然而那是咸丰末年。尽管茂林修竹中的花楸山还是一片平静祥和,却在那遥远的京城,圆明园已毁于火烧,《天津条约》和《北京条约》也签订了。天朝正式拉开丧权辱国的序幕。

  他隐隐嗅到了乱世的味道。也许就在那时候,李洪楷想起了祖训,“苟全性命于乱世”,这绝非“躬耕于南阳”的以退为进。

  我们走上最后一级台阶,眼前是一片开阔的平台,一平如镜。

  左边是高高挑出来的门楼,现已作了小卖部;右边,是一个巨大的“泰山石敢当”。正中间高阔的朱红门廊,正是李家大院。

    古风古韵

  走进第一进的双层大门。先是长方形的前院。最靠外的一溜房屋,是门卫和轿夫的住所,跟第二进院门夹出一方下陷的小小天井。天井沿上生着森森的绿苔,是日久年深,砖石受一次次泼水后生出的痕迹。西北角为开敞门厅,置极长极大的条凳让来人坐候呼请。

  走入第二进,这才真正进了正院。跨门而入眼界豁然开朗,面积387平方米的大天井逼现眼前,气势撼心。看资料,竟说铺有837块两尺见方青石板,能放48床晒席——果真严严整整地排着晒席,上面金灿灿的一大片,可不是晒得半干的苞谷粒!四方的屋檐下还坐了人,身边堆了成筐的苞谷,只惊诧地看了我们一眼,又安静地低头各自掰苞米。

图库

打印|关闭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友情链接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1-2012 Copyright © 2002-2012 http://www.citylifeol.com 城市生活在线 版权所有 网站管理员QQ:1440766338